发布日期 2020-07-31

电商直播让带货主播火了,那些不带货靠打赏的主播们日子怎么样?

原标题:电商直播让带货主播火了,那些不带货靠打赏的主播们日子怎么样?

得益于近几年5G网络及大屏幕手机的普及,直播行业的热度犹如坐上了过山车一样一下子直冲云翔。区别于早期以才艺表演、电子竞技等为主要展示内容吸引特定人群的秀场直播,面对大众人群的电商直播在2020年成为了各大平台的新宠儿,众多商家争抢的香饽饽。

直播设备

由于各种情况的叠加影响,今年电商直播作为扩大销售渠道的有力手段被加速推到了前台,直播带货的火爆远远超过预期,中国广告协会更是在近日发布了《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此规范一经发布便受到了广泛关注。

此前,各地媒体都曾有报道过主播带货乱象:在收取高额的坑位费的同时,商家通常会对主播的直播提出带货销售目标,而为了完成与商家约定的销售目标,有部分主播及机构会在直播时大量刷单,造成货品销售火热的假象,待完成甚至超额完成既定销售额、商家支付服务费后,这些主播及机构再安排货品退款,从而将“坑位费”与服务费都收入囊中,实现空手套白狼。从大量不同IP下单的账号,到遍布全国各地的收货地址,部分不道德的主播及机构坑商家早已有了成熟的上下游。

而媒体报道中的带货乱象也好,主播高收入也好,主要说的都是头部主播和机构。对于大部分普通中小主播来说,虽然一边是热度蹿升吸引大量的商家入场,但中小带货主播的日子却并不好过。大部分主播挂靠在一些非正规的企业或工会下,保底薪资极其微薄,同时也没有五险一金等保障。

与才艺表演、电子竞技等主要靠观众喜爱获得打赏的完全可以单打独斗的秀场主播不同,带货主播身后往往需要有一只拥有销售工作经验、经济贸易知识背景、数据和市场分析能力等特长的电商直播团队。

正是因为相比秀场主播,带货主播从最初选择商品开始都需要一系列团队的支持,所以目前虽然两者同为主播这一行业下,但头部的秀场主播和带货主播却少有互换身份的时候。秀场主播缺少带货主播那选货的眼光、带货的话术和售后的经验,而带货主播却又缺少秀场主播的才艺以及和粉丝互动的沟通能力。

作为电商主播中最顶尖几人之一的李佳琪,曾被爆出年收入在1.26亿左右,而秀场主播的顶流冯提莫在被B站花5000万签下时,也曾爆出年收入过亿。从这两组数字看来,秀场主播和带货主播的收入相差并不大。

相比火了才不到五年的电商直播,传统的秀场直播模式已经持续了十几年,毫无疑问已经讲不出新故事了,但长期持续的盈利和经久不衰的人气却令秀场直播平台少有转型电商直播的动力。

新华网电商负责人王盛认为,中小企业的私营老板是秀场直播打赏的主力,“这是个现金流很好的业务,还是挺稳定的,毕竟中国人口基数大,而且秀场直播利用的是人性中的一些弱点,所以一定是持久存在的。”

YY在App内设置了叫做直播购的直播带货频道,品类非常垂直:只有手镯、玉器、文玩等珠宝商品,直播间列表在封面上展示出来的,都是正在销售的商品。

而另一秀场直播app陌陌CEO唐岩在Q1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公司确实看到了电商与网络直播相结合的这样一个上升的趋势,也在非常积极地研究和探索一些潜在机会。但在这一点上,目前还不会公开分享更多深入的消息。”

相比拥有平台资源掌握了话语权的YY,陌陌等公司,那些在各平台上运营主播的公会们反而更加有转型增加收入的动力。

抖音上的不少公会早在18年就开始安排部分旗下的秀场主播进行直播带货试水,现在美妆、品牌服饰、美食类产品都是抖音主播喜欢的带货品类。

数据来源:卡思数据2020.04.16-2020.05.16

由公会接带货单,采用24小时直播不打烊(公会旗下5,6个主播轮流在直播间直播带货),买DOU+上热度,既保证视频人设和带货人设统一,也(通过多主播直播)降低用户对主播的关注,将注意力转移到对“货”的研究上来。这也是抖音上公会对外宣传的手段之一。

而另一边,更传统一些的秀场平台如:斗鱼TV对直播带货始终并没有提供大力度的支持,导致平台上的公会也趋于保守,并没有大力拥抱带货直播。

去年,斗鱼几个大公会联合推出了“小鹿有约”网站,主打的是粉丝约主播线下见面。

“小鹿有约”网站截图

就像有人说的一样,花40万请主播带货只卖出3000元!商家被套路的哭都哭不出来,但下次就不会再来合作了。而秀场主播们靠打赏的这个模式已经持续了十几年,短期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还能维持盈利很长时间, 甚至还能给直播带货这一类新业务持续供血。

聚合阅读 电商 货主 直播 日子